摄政王的掌中娇重生了

摄政王的掌中娇重生了   


男主:穆清朗      女主:舒久安
作者:银桑桑      状态:连载中
最新章节:第249章(2021-06-03 10:46:30)
【重生+团宠+甜宠】上一世,舒久安为救弟弟和外祖一家,被迫嫁给了摄政王。他们的开始并不好,可摄政王爱她、护她,视她为珍宝...她想和他相伴一生,白头偕老。可最后,他们都成为了皇权争斗中的牺牲品。她从嫁给他开始,就成为了所谓亲人手中一颗棋子,被算计利用。重来一世,她要当执棋之人,掌握自己的命运,守护在意之人...重要的是,与他在一起,全了上一世的夙愿。

第一章 惨死

大景朝

胜元七年,中秋夜

盛京正在举行一年一度的灯会,大街小巷都挂着暖黄明亮的灯笼,各种各样,将这黑夜点亮,恍若白昼。

街上繁华又热闹,随处可见一家出来逛灯会的人,他们开心而满足,脸上都是笑容,看着平凡而简单。

这样热闹的场景,宫里也不会少,只是宫里的热闹充满杀戮与血腥,冰冷与无情。

城墙上的禁卫军举起弓箭,一箭箭无情的射向底下的人,让那一队没有过多防护的卫军一个接着一个的倒下。

为首的玄衣男子虽然身上多出中箭,但目光却始终坚定,以一己之力对抗诸多禁卫军,努力的朝着不远处那被禁卫军围着,被宫人禁锢起来的貌美青衣女子靠近。

此刻,那女子满脸泪痕,不停的大声哭喊着:穆清朗,你快走啊,你走啊....”

穆清朗明明知道今日这中秋宫宴是个局,而她是一个引他入宫,趁机将其铲除的诱饵,他心里都清楚,为什么还要来?

他们的夫妻情分已断,穆清朗不该回来,不该顾忌她。

下一秒舒久安的哭喊声便卡在喉咙里,因为她看见一只利箭从她的旁边射出去,直直的射中了穆清朗的心脏。

霎时间,她什么声音的都听不到,眼前的一切也都变成了慢动作,只看得到穆清朗,满脸痛苦的捂着心脏,吐了一大口的血。

可穆清朗并未倒下,坚定的目光也没有丝毫的改变,而是用剑撑着地面努力的稳定身形,一步步的朝她靠近。

禁锢着舒久安的宫人见穆清朗已经中箭,没了多少威胁,便松开了对舒久安的禁锢。

舒久安得到自由,便跌跌撞撞的跑向穆清朗。

穆清朗见她靠近,也支撑不住,身体一歪,便倒在了一旁的石阶上,鲜血留了一地。

舒久安捂着他的心口处,想要他少流点血,可是那血怎么都摁不住,一直不停的流出来,很快便将舒久安的手给染红了。

他抬起手,想要将舒久安的眼泪擦干净,可看了看自己满手血污,便改用自己还算干净的衣袖。

久安,我娶你从来不会因为别的东西,皆因你是我心之所向,所以我使了手段,让你被迫嫁给我,我也没有害过你外祖一家,我想要救他们,可是我救不了,对不起。”

舒久安抓着他的手,满眼的惶恐,不停的点头,我知道,我都知道!”

你没有对不起我,是我一直都在牵连你,如果没有我,你不会这样,你不应该回来的,更加不应该管我。”

她知道这一切都是自己父亲,妹妹伙同新帝做的,与穆清朗无关,自始至终穆清朗都是无辜的。

穆清朗见舒久安相信自己,嘴角努力的扯出了一抹笑容,想要在多说些什么。

可他的眼皮仿佛有千斤重一般,一直不停的往下掉,身上的力气也在快速的抽离,他知道自己没有多少时间了。

久安,你是我的明媒正娶的妻,是我的王妃,无论如何,无论你愿不愿意,我都要带你回去。”

他一边说一边大口的呕血,让舒久安的眼里一点点的涌上绝望。

我一直以为我有很多时间,能等到和你琴瑟和鸣的那一天,可惜世事无常,我已经没有时间了,只希望下辈子,我们都是普通人...”

如果我们是普通人,没有那么多的皇权争斗和阴谋算计横在我们中间,那我们应该能够白头偕老。

最后这话,穆清朗没有机会说出来了,他的生机已经消散,他想要再看舒久安一眼,想伸手抹去舒久安的眼泪,可最后都是徒劳无功。

舒久安看着他闭上的双眼,紧紧的搂着他,绝望无助的喊着他的名字,希望他睁开眼睛。

穆清朗,你别死,我一直都愿意跟你在一起,我想和你相伴一生,我求你别死,你死了,我怎么办,谁带我回家?”

舒久安的凄厉哭喊声久久回荡在这个皇城里,让人听了都于心不忍。

只是在这偌大的皇城里,无论舒久安的绝望和悲伤不值一提。

很快,禁卫军便整齐划一的开始清理这一地的尸体和血迹,然后摆上鲜花。

而舒久安也在几个宫人的强硬拉扯下,被迫与穆清朗分开,被拖到一个偏殿。

里面的贵妃椅上坐着一个身着朱红色宫装,佩戴九尾凤簪,雍容华贵的女子。

长姐,如今叛军已除,害得外祖一家满门抄斩的罪魁祸首已死了,你应该开心,而不是为了仇人哭泣。”

听着这话,趴在地上舒久安嘲讽的笑了笑,欲加之罪何患无辞,害的外祖一家满门抄斩的罪魁祸首是谁,你心里很清楚,是你的丈夫穆宸,我们的父亲,还有你。”

先帝平庸,却能稳坐帝位二十多年,皆因镇国大将军和摄政王。

穆宸想要夺得皇位,只能是想办法离间他们与先帝,让先帝猜忌他们,或者是除掉他们,这才能成功。

于是,舒久宁便借着看望她的由头,经常出入摄政王府,然后偷令牌和重要文书,然后伪造一些穆清朗疑似通敌叛国的信件,引得先帝猜忌,收了兵权,被贬去边地。

而她则被父亲和舒久宁打着为她好的名头扣在盛京,用来牵制穆清朗。

之后父亲便借着穆清朗不在盛京的时候,利用自己大理寺卿的职务之便,掏出许多陈年往事和证据,和穆宸一起陷害镇国大将军,让大将军府背上了谋逆罪,被满门抄斩。

因为那些大部分证据都是从摄政王府里拿出来的,而舒久宁和父亲都欺骗她,让她以为是穆清朗陷害大将军府。

所以她才会在一气之下,答应穆宸和父亲,按照他们说的稳住穆清朗,隔断穆清朗与盛京的联系,不让穆清朗知道盛京的事情。

穆清朗在边地期间,穆宸便趁着这个时候,逼宫造反,轻而易举的夺得了皇位。

也是那时,舒久安才意识到自己被利用了。

七年前穆宸夺得了皇位,最大的威胁也就只剩下远在边地的摄政王穆清朗,而舒久安便是他们用来对付穆清朗的棋子,所以才会有今日这么一出。

舒久宁下懿旨让她与穆清朗和离,又大张旗鼓的为她寻觅夫婿,为的便是将在边地的穆清朗引回来,彻底铲除。

从她嫁给穆清朗的这十年来,就一直被自己的妹妹,被自己的父亲利用算计。

这世上最让人痛心的莫过于自己的亲人背叛、利用、算计。

舒久宁和父亲踩着大将军府上下一百多口人命,踩着她的一生,坐上了一国之母,坐上了丞相的位置,权倾朝野。

现在,他们却将自己的做过的罪孽全部都推给最无辜的人,好让自己心安理得,当真是可笑至极。

舒久安抬头看着眼前这雍容华贵的舒久宁,眼神冰冷。

看着她这眼神,舒久宁心虚不已,然后便恼羞成怒的说道:你胡说八道,这一切都是穆清朗所做,与本宫何干。”

舒久安,皇后娘娘,您可真是会自欺欺人,大将军府上下一百多口人命,换您的皇后之位,也不知道您晚上睡得可安稳。”

你...”

舒久宁被气得浑身发抖,但很快便平息了下来。

长姐,一切皆成定局,多说无用,你我姐妹一场,切不可为了外人伤了情分。”

舒久安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,笑出了声。

哈哈哈,姐妹,真是好笑,你利用我到这个地步,也好意思说这个词,收起你那假惺惺的嘴脸,你如今这般好言好语,不过是还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。”

被拆穿了想法的舒久宁脸上一会儿青一会儿白的,索性也不装了,既然如此,那本宫便直说了,你若想活下去,便将穆清朗的旧部和余下势力交代清楚。”

穆清朗当摄政王这么多年,手握兵权,权势滔天,就算是死,余下的旧部和势力也不是旁人可收复的,只能是铲除,不然后患无穷。

不可能!”

舒久宁不满的看着她,识时务者为俊杰,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。”

舒久安嗤笑道:你当真以为坐上了皇后之位,以后便可高枕无忧了,我告诉你,妄想,这世上多的是因果报应。”

他今日能为了皇位陷害忠良,铲除异己,来日必定会为了稳固权势而除掉你,他谋权篡位,陷害忠良,终有一日,必尝恶果,今日他的皇位怎么得来的,来日必将怎么失去,你亦如此。”

你和他这辈子都别想睡得安稳,将永远陷入阴谋算计的深渊,身边无一可信,无一可亲近。”

说完,舒久安便拿出藏在袖中的发簪,发狠的朝舒久宁刺去。

但她才刚刚划伤舒久宁的脸,便被侍卫一脚踢翻,被摁着跪在了地上,而舒久宁则捂着自己受伤的脸大喊大叫。

我的脸,快叫御医!”

大景朝的皇后可不是毁容之人可做,无论舒久宁的脸能不能治好,以后都会被人诟病。

更何况这宫里还有一个对皇后之位虎视眈眈的舒玉璃,她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。

舒久安看着此刻惊慌不已的舒久宁,满意的笑了笑,然后便奋力的撞向一旁侍卫手里拿着的刀。

顷刻间,她的脖颈处便涌出了大量的鲜血。

她不会让舒久宁和穆宸等人好过的,穆清朗的势力早就被她安顿好,等她死后,舒久宁等人将永无安宁。

舒久安躺在血泊之中,目光森冷,一直死死的盯着舒久宁,让人打从心底的发冷。

我在黄泉路上等着你!”

(小说未完,请翻页阅读!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下一页

古代言情小说热销榜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