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爷,夫人又把头条爆了!

温爷,夫人又把头条爆了!   


男主:温璟      女主:苏寻
作者:苏久棽      状态:已完结
最新章节:第539章 年年今日,岁岁今朝(2021-01-19 08:38:24)
男主温璟女主苏寻的小说《温爷,夫人又把头条爆了!》又名《苏寻温璟》。 遭万人唾弃千人围堵亲人灭口的苏寻,可谓是走到了穷途末路。奈何老天开眼让她捡了个大佬,从此苏寻走上了逆袭之路。她虐渣他善后,她挖坑他埋伏,她步步高升他隐藏功名。某日,苏寻:他们都说,你把我潜了。某人若有所思的点点头:不能委屈你,来,把罪名坐实。

第01章 被......劫持了!

跑的够快啊,苏寻,我真是小看你了。”

午夜的珑城雷鸣嘶吼,狂风肆虐,漫天大雨倾泄。

苏寻坐在车里,浑身湿透,头发上混着浓郁的酒味披在肩侧,上面还掺杂了些许让人作呕的香水味。

轻柔如天籁的嗓音从手机里渗出来,在苏寻听来,却犹如蛇蝎。

她脸上惨白阴冷,眸底翻腾着薄怒和凌冽:苏落奕,你又阴我。”

阴你又如何,让温即墨来找我算账么?你缺胳膊少腿了?记住,我才是苏家千金,以后温家的少奶奶,连他都要叫我一声嫂嫂。”

你一个私生女,还妄想给苏家添堵,温即墨想用你牵制苏家,父亲惧他我可不惧,我有一百种方式来折磨你,直到,让你去陪你那个不要脸的母亲!”

我就是死,也会拉上你!”苏寻怒极反笑,挂了电话。

两个小时前,她开车从灵山公墓回家,路过加油站想下车买瓶水。

岂料,前脚刚踏出去,后脚就挨了一闷棍。

等她再次醒来时,正倚在一个美艳的女人身上,被她扶进了一个昏暗的包厢。

包厢里声色犬马,一个油腻的老男人正色眯眯地冲她伸出手。

苏寻脑子里嗡嗡作响,心中一沉,顿时明了当下局势。

来不及思考,她登时随手捞起两个酒瓶,手起瓶落,碎片飞溅,惨嚎声四起。

混乱中,苏寻趁众人还未回过神,拔腿就跑。

派来追她的人慢了半拍,苏寻率先在地下车库找到了她的车。

连大灯都没开,苏寻紧握方向盘猛踩油门,撞开拦截杆扬长而去。

她从倒车镜里扫了一眼拿着棍棒冲她吼叫的保镖,猛打方向上了旁侧高架,心脏直飙嗓子眼。

好不容易才甩开那些人,苏落奕的电话就打了来。

这些年苏落奕为了打压她,做过太多恶心事,苏寻母死父不疼,只有一个把她当棋子的男朋友当靠山,她也只能忍着。

所以苏落奕不主动找上来,苏寻也知道这事是出自她手。

为了抄近路回家,从高架下来后,苏寻拐进了一条偏僻小道。

她刚把手机甩回副驾,倏然,余光瞄到一道黑影从旁侧的树林间闪出来,速度极快。

好像是个人!

苏寻当即心中一紧,急忙刹车。

因为惯性,她身子失重前倾,抱着方向盘的手骤紧,冷汗瞬时湿了衣襟。

待她慌张抬头时,车前空无一物。

撞......撞倒了?

迅速把车熄火,苏寻咬着牙,指尖发颤的解着安全带,脑袋嗡嗡作响。

还未下车,副驾便传来一声轻响。

一道极寒的修长身影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拉开车门,坐了进来。

苏寻还没看清来人,便有一双骨节分明的手,持着一片锋锐的玻璃碎片朝她探来。

迅速果断,准确无误的瞄准了她的颈动脉。

碎片上淡淡的血腥味弥漫,稍带粘稠,上面沾染的血迹还没干涸。

苏寻脊背僵直,脖颈上肌肉绷紧。

这是......被劫持?刚出虎穴又入狼窝,这运气简直没谁,要是逃过这劫她想去买注彩票。

开车。”那人命令,嗓音低沉暗哑,透着无名的威慑和阴冷,不容置喙。

冷汗从额头上渗出来,她闻到了他身上浓郁的血腥,熏得人心尖发颤。

面对这种亡命之徒,苏寻没有选择,低低应道:好。”

静谧的车内,苏寻都能听到自己牙齿打颤的轻响,她咽了口唾沫,垂眸转动车钥匙。

混杂而急促的脚步声伴随着并不清晰的男声响起,距离越来越近。

苏寻闻声,抬眼朝旁侧林间冲出来的一群黑衣人望去,触及他们手中的铁棍和刀刃,美眸骤然一缩,心脏瞬间提到了嗓子眼,剧烈的跳动声震得脑子都懵了。

开车!”身侧男人诡谲难测,冷到彻骨的嗓音再次响起。

察觉到脖颈上的锋锐又深了一寸,苏寻强忍着战栗把车打着,踩下了油门。

拦住那辆车!”

停下!”

刺目的大灯中,那群黑影都跟不要命了一样,朝她的车涌过来。

她的提速不快,他们的速度却快的让人咋舌。

冲在最前面的黑影,往前一扑直接挂在了他的倒车镜上。

旋即,砰!

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闷响,车窗被那人手上的铁棍子砸出了一个窟窿。

苏寻右脚抖得像踩在了缝纫机上,冷汗顺着额头滑落,模糊了她的视线。

看着那些难缠的黑影前赴后继的冲上来,苏寻索性一咬牙,猛打方向,能绕开的绕开,绕不开的两眼一闭往上怼!

停下来也是个死,怼死人也是死,你们不怕死,姑奶奶也豁出去了!

随着车身的剧烈晃动,挂在倒车镜上的男人咣当跌落了下去,惨嚎一声。

混蛋玩意儿!让老幺他们从前面的路口堵着,给我追!”

苏寻莽足了劲儿把车速提到最高,行驶了一段路后,左拐绕进了一条泥泞的小路。

从这里可以避开所有大路,直接行驶到清河区。

到了清河区,饶是那些人再嚣张,也不敢在温家的地盘造次。

副驾的男人没想到她这个时候还能保持着理智,收起横在她脖颈上的碎片,侧目朝她望过去。

借着光,他看清了她,惊艳中嗅到了几分熟悉。

他似乎,在哪里见过她。

没了要挟物,苏寻绷紧的神经稍稍放松了半分,开车之余,她用余光瞄向他。

男人身上的白色衬衣敞开些许,在他隐隐而漏,布满干涸血渍的瓷实胸膛上,挂着一个耀眼的钟表项链。

苏寻眸光一紧,那不是温家去年的拍卖品吗?

当初,是她亲自替温即墨送到会场的,传说拍下的人背景雄厚,身份显赫,姓名不详。

没想到辗转一年,她竟然在这么荒唐的场景下,再次见到了它。

男人望穿她的神色,猎鹰一般冷邃的眸中闪过一丝清冽的光。

发觉男人犀利的视线,苏寻还没看清他的脸便蓦地收回视线。

绕出小路,在接近清河区路口时,男人清冽启唇,停车。”

苏寻心中咯噔一声,将车停下来后,警惕地窥视着身侧人的举动。

昏暗中,男人将手上的碎片扔掉,拉开车门走下去之前,一把扯下了脖颈上的项链,多谢,拿着它日后可向我提一个条件。”

砰!车门被狠狠关上,男人转眼消失在了暗夜中。

苏寻看着副驾上,那条还沾着血渍的项链,身子一软,趴在方向盘上用力地呼吸起来。

(小说未完,请翻页阅读!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下一页

现代言情小说热销榜
猜你喜欢